麦子

房子实际上并没有这么大
使它显得大的是阴影 对称 镜子
漫长的岁月
我的不熟悉 孤寂

一开始我的内心是拒绝的

我看过沙漠下暴雨

昨天的戈壁遇见下雨的我

低熵体不一样,低熵体的熵还在降低.有序度还在上升,像漆黑海面上升起的磷火,这就是意义,最高层的意义,比乐趣的意义层次要高。要维持这种意义,低墒体就必须存在和延续。

你在北方欣赏雪景穿着短袖,我在南方喝着热粥冻成了狗。

1 / 4

© 麦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